做电影是“幸运的麻烦”

钱人豪:做电影是“幸运的麻烦”-搜狐文化频道钱人豪:做电影是“幸运的麻烦”-搜狐文化频道

?

  钱人豪:对,并没有学过,是美工科母校肄业的一个学生。我是1970年人,其实已经45岁了,到今年为止是我做电影第10年。10年前更早我还在电影院门口摆地摊卖眼镜,半夜十一点半摆到早上五点,就在台北市一个类似三里屯酒吧一条街的路口。在电影院门口摆地摊的时候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变成一个电影导演,所以人的生命是蛮妙的。

  我拍了《地下秩序》《纽扣人》,做了《爱到底》的监制,甚至拍了《混混天团》都不是很成功。后来我就想为什么不来拍一个活尸片呢?因为我自己本身喜欢《惊变28天》《活人生吃》《僵尸肖恩》,但没有人愿意投资。这个片子到现在来说都是一个剑走偏锋的电影。

  钱人豪:那时候正好2009年facebook刚刚来台湾,他有一个号召粉丝聚会的活动,我就想号召来看看吧,大家每人给我一万台币,相当于人民币2500元,第一个礼拜就募集到了几十万台币。正好在2009年的万圣节在西门汀的七八百个网友拍了一个预告片,后来那个预告片的画面就用在了正片里面,因为很难再号召那么多人。预告片又号召了更多朋友的加入,最后募集到了八百多万台币,差不多相当于现在的两百万人民币,也就是现在网大的一个预算。

  钱人豪:我觉得拍电影就是要做点自己想做的事情,现在看来里面的内容确实有些限制级内容有点过分,涉及到一些情色画面,比如拿章鱼去触碰女孩子的胸部,尤其我自己在里面演了一个变态,因为没有人愿意演,我自己勉为其难去演又很多人说我“自肥”,确实是因为电影的需要。电影的温度是炙热的,不可以去收敛,收敛就不是B级片的意思。到现在为止还有很多观众搞不懂B级片、剥削片跟Cult片的类型有哪些不同。这个片确实没有教育意义,没有内涵,它完全就是为了爽,就是一个“爽”片,就是一个爆米花电影。但这句话在当时引起很多体制的不满:电影怎么可能没有教育意义呢?那我就回嘴:追求教育意义看工商简介就好了。

  钱人豪:《电锯杀人狂》杀人狂有什么教育意义?难道是教育我们电锯的使用方法吗?恐怖片就是视觉感官的享受,它是一个约会片,很容易约女孩子去看电影,因为它里面有很多尖叫,01001.com

?

  钱人豪:我们拍预告片的时候号召了十几二十个对特效化妆有兴趣的人,那时候我找了西门汀有一个特殊材料行,我就问老板可不可以赞助电影?他说“你需要多少钱”?我说“你可以赞助多少”,他说“可以赞助你10万台币,我的两个店员可以帮你化妆”,没有想到当时**才18岁,他只是化妆材料行的店员,跟他的同事来帮我做化妆。现在这个化妆师已经是台湾第一把交椅,前年的《美人鱼》他去帮罗志祥化妆。所以我整个《Z-108弃城》的预算不到5万元人民币,到现在都觉得不可能吧?这种事情就是“刷卡”嘛,我的金卡只能刷一次。包括CG也是因为当时台湾有成立一个后期特效公司,他们给了一个打包价,他们当时希望能出作品,现在也已经是一个很牛的特效公司。我们当时也有通过youtube、微博看到很多影片怎么来做特殊化妆,我们去买硅胶;用卫生棉塞到嘴巴里,让嘴巴变大;人造血浆用不起就调番茄酱、枇杷膏、红花粉...观众其实不管你的过程。

  反倒后来我用1000多万台币拍《尸城》的时候用了太多的CG,效果不如200多万的《弃城》好。观众更喜欢实体的造型,你粗糙一点都行,反而不喜欢做了太多CG后期特效的。我们不是《捉妖记》,01001.com,我们也不能做到《史瑞克》那么高级,活尸就是粗糙的纹理,有的人就喜欢《异形》《突变第三型》这种可以实体触摸到的感觉。

  钱人豪:也是被骂。骂的倒不是片子不好,老外主要骂的是丧尸一定要打头才能死,不能有怪物啊,再说就是中国人拍戏为什么不讲中文,还有骂的是故事的剪辑,现在来看也确实有很多不足的地方。台湾就直接骂“太恶心了”“太血腥”“烂片”,就是大烂片,非常烂。其实我觉得被骂是好事,总比默默无闻好,我觉得是过程。我知道你受到委屈,常常被骂,因为你想创新嘛,你在创新的同时就会推翻别人在做的事情,无形中你得罪了一些人,难免会被攻击。但我觉得没有关系,不是说我有多大方,我被骂其实也很不舒服的,但久了也已经习惯了。你骂你的,我做我的,我不会因为你骂而被改变,有的人因为怕被骂而改变,而我会一直做。

?

  钱人豪:票房是一个很残酷的东西,它会决定我们的话语权,决定我们的市场定位。票房其实很现实的,投资者总想赚钱嘛。我常常讲“尽量让你不要赔钱”,其实《弃城》《尸城》的票房是赚钱的,它们都有出手机游戏,在APP上可以下载。手机游戏其实还蛮赚钱,还有出周边商品,还有出书,就是周边衍生线。

  很多人都希望被看到,所以我们不是太把票房放在最前线,当然有票房还是很开心了。像《釜山行》这种票房是可望而不可及的,当你到了这种票房级别说什么都是对的。我会尽量忘记票房这回事,因为一个电影的风格就应该是导演的性格,不是我性格变态,就是我喜欢冷冽的:我喜欢《黄海》,我喜欢《老男孩》,我喜欢复仇的题材。

  当然电影拍完后都会有很多的遗憾,可这些都是Lucky Troule----“幸运的麻烦”。我们拍电影会遇到很多麻烦,所以换过来讲,如果你不拍电影,就不会碰到这些麻烦。如果没有这些麻烦的话,今天也不会有机会坐到这里受访。

  钱人豪:你有机会去做一些院线电影想拍而不能去拍的题材,多棒的一件事情!所以有人说你怎么那么傻,推掉五六千万的事情不做要做五六百万的事情?我说,还没有五六百万呢,只有两百万,但我觉得够了,当年《弃城》《混混天团》都两百多万拍的。比如说你玩音乐,我跟你说一起来吧,音乐可能没那么多预算,但我们音乐可能尽其所能地用,你也不会计较这个事情,我们都想被看到。

  接下来我想去拍一个“活尸大逃杀”,也是丧尸片,全部在隧道里面,隧道崩塌了,几十辆车卡在里面,其中有个救护车里的尸体发生了尸变...

  钱人豪:撇开政治来讲,这边对我的包容度还是很友善的。我觉得在一个水深的地方,确实什么人都有,这边水很深,包容度也比较大。我在这边碰到所有做电影的人,包括审片的官员,其实都想做些不一样的,去触碰、挑战禁忌,所以会有《湄公河行动》《烈日灼心》。可是我在台湾做电影界的朋友却反过来一直压抑自己,01001.com,想要做一些符合内地规范的,会自我阉割说“这个不能过批”,我说“你们都没有我去大陆多,怎么会知道不能?”就先做了,不要先想什么不能拍什么不能做。这边想要去挑战,那边想要去迎合,这是我觉得最奇怪的一件事情。

  钱人豪:我觉得没有大小之分,只有认真与否。我并不认为你们办这个奇幻电影节格局小,它只是规模小格局并不小。虽然我们在郊外,然后大家碰到了停电,碰到很多意外状况...这些都是Lucky Trouble,没有咆哮没有叫嚣没有喊退票要干嘛,因为大家都能了解,这是一个很辛苦做的事情。

?


上一篇:检察机关依法对周本顺、杨栋梁两案提起公诉
下一篇:没有了

你还会喜欢:

孙杨勇夺中国游泳首金 361度助力书写热爱传奇。
孙杨勇夺中国游泳首金 361度助力书写热爱传奇

01001.com地产家居总评榜 20141231期 济南时报。
01001.com地产家居总评榜 20141231期 济南时报

红25军在长征时创造了哪五大奇迹丁丁新浪博客01001.com。
红25军在长征时创造了哪五大奇迹丁丁新浪博客01001.com

两百亿资金尾盘抢筹16股净流入超亿元,下周有望开启涨停潮!01001.com。
两百亿资金尾盘抢筹16股净流入超亿元,下周有望开启涨停潮!01001.com

恐怖症状嘴歪眼斜01001.com。
恐怖症状嘴歪眼斜01001.com

活跃高雄探访基层 吴敦义办公室低调运作。
活跃高雄探访基层 吴敦义办公室低调运作